孟书堰|亚麻
QQ3337562300
空间表情包博主相声选手

随缘写文
写文为自己爽
懒癌晚期

杂食 冷CP专业
经常爬墙啥圈都待
APH 王春燕中心
剑三 霸刀中心
游医过门残次品女孩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沉迷BG其实都吃
雷点成迷

电五双梦 刀萝
电五唯满侠 秀萝
ES选手,永远喜欢伏见弓弦

【APH/耀燕】秦淮景

避雷!

耀燕特殊pa

类似于金陵十三钗的背景

军×伎

几百年不写文爆肝写个3600+

我已经没有头发了

心愿是不要掉粉,暴哭

 

 

 


她王春燕是什么人?那是镜花阁里的头牌儿。

是伎。琴棋书画吟诗作赋,样样精通。

生来一副好嗓子,细嗓儿。声音婉转,像清晨百灵。咿呀唱曲儿婉转动听,能摄了人的魂儿。吟诗作对,却又是别样感觉。长吁短叹,尽是心中所感。
上好白宣于檀木案几平整的桌面铺开,那一只纤细白如羊脂玉的手捏了支软豪细笔。运笔行云流水,留满纸丹青墨迹。纤纤玉指勾弦轻抹奏乐,余音绕梁触人心弦。

王春燕人长得美,媚却不艳俗。
墨黑眸子眼角细长,睫毛浓黑微微垂眸投下一片阴影。眸子晶亮透几分灵动,像是只猫儿。投去的眼神能让人酥了半边儿身子,心头痒得像奶猫用爪子轻挠。
肤色白皙肌肤吹弹可破,略施粉黛便让人觉得是绝代佳人。一身旗袍勾勒出曼妙曲线,有人说她那旗袍下是风情万种。一头乌黑直发烫了个时下流行的波浪,添上几分成熟女性的韵味。

是妓。
风情万种惹人怜惜,欢度春宵。

细腰丰臀,旗袍轻撩露出一双腿来。侧躺床上眼神迷离,轻声细语娇滴滴唤着。胸口盘扣解开,隐约看得到女人胸口的那皙白丰腴。勾人心弦,撩人欲火。跟她待一个时辰都要花不少大洋,更何况一晚。

做的是外人看不起的事,为的只是能活命。在这世上,不得已的事实是太多。

她本来是那有钱人家的姑娘。
念书用功,是教会学校里成绩最好的。无论是教国学的赵先生还是那教洋文的教父都喜欢她。
王春燕还小,做着同年龄女孩子都喜欢做的梦——嫁个好人家,相夫教子安安稳稳,过他一辈子。
后却家道中落,父亲病逝之后母亲也郁郁而终。家里除了她就只剩长兄,他充了军再没回来。

她凭着好姿色好学识成了这镜花阁里的头牌,平日里没客倒也散漫。挑件喜欢的莨绸绣花低衩素色旗袍,踩着黑色高跟。化了个淡妆,抿了胭脂,便也晃晃悠悠去了街上逛耍。

那日在冬季,金灿灿暖阳照得人忘了寒冷。王春燕靠在镜花楼那桐木大门门口,脚踩雕花门槛,肩倚阳刻门柱。
王春燕手里拿着一根玉雕兰花烟袋锅。阳光斜过屋檐,照在她身上,暖洋洋的。她呼出青烟,微眯双眸一副享受模样。
王耀那天穿着藏青色长衫,戴了副金丝圆框眼镜。额前碎发中分,后脑勺剃短,看上去干净利落。脖子上一根白围巾,尾端缀着白流苏,一晃一晃的,好看得很。
王耀人长得挺白净,戴了个西式毡帽,一副子书生气。他手里提着一个锦盒,黄绸包的。王春燕是识货的,一眼就瞧出那是老字号里卖的糕点。
她仍靠在门前,依旧是吞云吐雾。王春燕像个小姑娘一样从烟雾缭绕中去偷偷瞧上一眼,待烟从眼前散了便又瞧向屋内故作高深。
王耀站在门口银杏树下,金灿灿的银杏叶子向下飘落落了他一身。他看到了斜倚门上一副慵懒的王春燕,然后抿了抿他的薄唇,仰脸给她一个笑。他开口,声音温润又好听,是读书人念诗的那种嗓子。

“请问,王春燕小姐在这儿吗?”

王春燕大概是被惊到了,她当妓这么久以来,这么完美的人还是头一次见。无论是穿着、笑容举止、声音言谈还是轮廓线条。完美得让人挑不出一根刺来。她看呆了,烟袋锅拿在手里半天记不着吸一口。过了半响她才回过神来,连忙挑眉弯眸一笑,回应王耀。

“嗳,我就是。找我做什么?”
“没什么,久仰王小姐盛名,想来与王小姐做个朋友。”

王春燕满腹狐疑,上下再次打量了王耀一番。这才缓步走下青石台阶来,朝着对方眨眨眼送个秋波。她清清嗓子抬头看那比自己高了不少的男人,严肃了一会儿终是绷不住,笑了出来。


“行倒是行,不知先生姓甚名谁?”

“王耀。”

“好巧,我们同姓。”

王耀于是便经常来找王春燕。
王耀给了那鸨娘能包下王春燕一天的银两,然后叫来黄包车等在门口。王春燕总是穿着精心挑的白绸旗袍,前后摆绣了点点红梅。像是那朔方冬季雪地上的梅,遗世而独立。
妆化得淡,只是描眉擦了胭脂。然而天生丽质,别有一种美。不似浓妆时的艳,而是显出几分清秀。
王春燕便抱着琵琶款款大方地跨出门槛,扬手轻笑朝王耀打招呼。王耀穿着白色长衫,料子上用墨线绣了竹,像是水墨画。
他还是架着那副金丝眼镜,看到王春燕走来也报以微笑。他轻牵身前女人的手扶人上车之后,这才跟着上车。
在那段日子里,王春燕过得很快活。她的前半生,大部分时光都活得昏昏沉沉。可因为王耀到来,这才让她稍微找到了方向。王耀对她来说是生命中的光,她像是趋光的昆虫,无怨无悔。
王春燕坐在河边,青草汁液散发清香。她手指纤细,拨弦奏出轻柔乐曲。一副嗓子唱出的曲儿转呀转,颇为耐听。王耀也挺喜欢王春燕唱秦淮景的,也便学着她唱。她倒是乐得合不拢嘴,抱着琵琶笑得花枝乱颤。

“江南锦绣,金陵风雅情。”

王春燕曾动过这样的念头,赚够了钱就从镜花阁离开。然后和王耀找个小地方,西南边陲的小城市就好。他们两个过日子,她生个孩子,然后一家人过一辈子。
就像她儿时的梦想一样,简简单单。
直到她有次上街买胭脂,看见了王耀穿军装的模样。

男人一身军绿色衣裳,黑色皮靴擦得逞亮。意气风发,英姿飒爽。他还是带着那副金丝眼镜,只是梳了个背头,看上去清冷不少。头上斜戴着军帽,青天白日徽章分外惹眼。
她听见了别人叫他王处座。

王春燕知道她和王耀没有结果了。

他王耀是什么人?
再怎么着也不是和她平起平坐的人。

王春燕是听过王处座这个名号的,也知道王耀这个名字。只是之前和她相处的那个王耀笑得太耀眼,太温柔。王春燕在他的温柔里飘飘然了,压根没往那一处想。
也许是心存侥幸,王春燕宁愿相信那只是重名。她贪恋王耀给她的温暖,她不愿往坏处去想。

他是国民党军官,是黄埔军校里出来的人。成绩拔尖,人又长得英俊。听楼里的妹妹们说过,想嫁给他的贵族世家小姐们能排好几条街。
她王春燕不过一青楼妓子,别人口中的秦淮河女人。无非比楼里其他人多读了些书,会说几句洋文罢了。再多说一点,便是有那么可以糊口的一技之长。她自觉得没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。
她想了很久,却始终想不通。
她何德何能能得到王耀的爱?
她受不起,哪怕她早已沉溺在王耀一手构建的温柔乡里。于是她狠了心,狠了心要离开。

“你走吧王耀,越远越好。”
“不要挂念我了。一个妓子,有什么好喜欢的。”

后来,到了众人撤离的时候。王春燕和王耀也在那之列。王春燕是被他硬拉着来的,姑娘体型娇小,拗不过当兵的。
码头上渡船上挤满了人,他紧紧攥着王春燕的手,生怕这微弱的联系断了去。王春燕和他挤在人群中,慢慢挤到了渡船旁。
突然人群后传来尖叫,随后枪响、血溅、硝烟弥漫。事发突然,甚至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几乎是下意识地,王春燕用了她吃奶的劲把王耀推上渡船。她取下手上家传的翡翠镯子塞进他的军装衣袋,刚准备上船却差点踏了个空掉进水里。
船夫狠命地开动了船,王耀站在船边上呆了。他看着空落落的手,再看向岸上的姑娘。他愣住了,张开嘴又阖上,半天不知说什么好。
他成了这最后一个上船的幸运的人,他也是不幸的人。
他愣着,愣着。翡翠镯子在衣袋里沉甸甸的重量终是惊醒了他。他摸出镯子紧紧捏在手里,他终是向王春燕大喊,喊出了他的疑问。

“王春燕——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?”
“你不在,你什么也不是。”

王春燕站在岸上哭了,泪花润湿睫毛,开口说话都带着哭腔。她站在码头上狠狠擦了眼泪,十分嘴硬地装作不在乎去回嘴。她挺高兴的,像王耀这样的人能活着。她想如果再选择一次,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把王耀推上去。
二人隔着的距离并不算太远,如果船夫能稍微停下,他就能把手伸出去,把他的挚爱拉上船。可终是不能,这是逃命的时候,没人有那份心思停船。
背后枪响不绝,等王春燕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剩她一人。背上突然传来透骨疼痛,她知道这是被击中了。日本人突然停下了枪,半包围圈逐渐收拢,颇有要将她生擒之势。遍地是尸体,鲜血脏了她的鞋。
王春燕明白,她如果落到他们手里不会有好下场。于是她转身面朝渡船的方向站定。船已划得很远,是日本人的枪射程达不到的地方。
王耀会活着,会活着离开这个地方。
她笑了,笑出了声。然后朝前一跃,跳进了河里。王春燕不擅水,河里冰凉刺骨,被水淹没的感觉并不好受。
死之前她眼前现了走马灯,尽是王耀的身影。最后画面定格在他俩刚认识的那天。
金黄的银杏树下站着一个高大的穿长衫的身影。他提着一盒桂花糕,朝站在镜花阁门口抽烟的她打招呼。音容笑貌历历在目,宛如昨日。

“请问,王春燕小姐在这吗?”

王春燕最后一次笑了。

『究竟在不在,他俩都清楚得很。』

王春燕早就知道,她剩下的命怕是都要载在这个男人手里。可她不甘心,这一天太早了点。王耀终是没能伸出那只手,那只能带王春燕于乱世中脱身的手。

因此他悔了一辈子。


——多年后。

王耀早已老去,原先一头黑发早已花白。与王春燕分别后他进了共党,终生未娶。
解放后他找了个小城市生活。
他待在大陆,撑过最阴暗的十年,撑到春天到来。
     
那镯子他一直留着。很素的翡翠镯子,没有雕花。他就把它用上好的绸包着,放在贴身的衣服袋子里。一放就是几十年。
他养了只猫,猫的眼睛很讨人喜欢。让他想起了王春燕,想起她那猫儿一样的眼睛。

院儿里的小孩喜欢围着他听那些年的故事,他便不厌其烦跟他们讲,一遍又一遍。
他喜欢抱着猫坐在大院里,冬季的暖阳让他觉得安心。

恍惚间他好像还在曾经,他还在那秦淮河旁,坐在暖阳下。
听王春燕抱着琵琶轻弹,纤纤玉指拨弄琴弦。阳光照在她的发上给边缘打上一层金色,翡翠镯子透了光是好看的紧。看她轻张唇,用那勾人细嗓儿唱着软曲儿。

“白鹭洲,水涟涟,世外桃源呀。”

他哭了。
他悔了一辈子。

评论(5)
热度(56)

© 维他亚麻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