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书堰|亚麻
QQ3337562300
空间表情包博主相声选手

随缘写文
写文为自己爽
懒癌晚期

杂食 冷CP专业
经常爬墙啥圈都待
APH 王春燕中心
剑三 霸刀中心
游医过门残次品女孩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沉迷BG其实都吃
雷点成迷

电五双梦 刀萝
电五唯满侠 秀萝
ES选手,永远喜欢伏见弓弦

『露中BG』晓风残月(CP小作文)

*露中BG私设理解
*科学工作者伊万×科研人员王春燕
正文传送门看评论!!!!!!

这篇文里的王春燕,年轻有为,学识渊博。

她天资聪颖,提前迈进了高等学府的大门。而她的少女时代,是在西南的某个小县城度过的。
那时战乱,所有人每天担惊受怕。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她除了活着就只剩下学习,哪儿来的那么多儿女情长。

在她情窦初开的年纪,刚萌芽的一点情愫就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扼杀在土地里。
而后解放了,百废俱兴,她热情高涨,又奋不顾身投入建设国家的队伍之中。

那年她才二十,父母早逝,只留下了两座坟。她小时候就缺少那种必需的温情,所以她在感情方面也够迟钝的。
她是那种看上去热情似火的人,但其实火的下面是一层厚障壁。她很好接触,开朗健谈,对谁都很温柔。但十分不好接近,她的善意是有自己的度的,很清晰地与人划出一条界限。

她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。

伊万比王春燕大三岁。
他本来只是个搞科研的,然而战争无情。他在二战的时候上过战场,一路打到柏林去。他也受过伤,进过后方的医院。但好在没有缺胳膊少腿,只是听力出了点问题,还有点神经衰弱。

他看惯了生离死别,本来火热的一颗心在枪林弹雨中逐渐冷却。他见过背叛,也看过那些诺言的脆弱不堪。
他的前女友,噢不对,严格来说应该是炮 友。跟别的军官搞在一起,然后被他抓了现行。
不过那个女人天天跟他说“我爱你。”他差点信以为真。

他也曾去找过女人随便来一 炮,然后在酒精麻痹下大声喊。
或者是一个人在旷野,吹着西伯利亚的风。他拿着一瓶酒,醉醺醺地。朝着空旷的山谷高喊,回声嘹亮。
或者是失眠的深夜,窗外星辰漫天,屋内一片漆黑。他辗转反侧,心里是空落落的。

他喊着。

“去他 妈的爱情!”

但其实他是渴望爱情的,他是个矛盾的人。
这是战争的后遗症。

伊万觉得他在苏联过得很憋屈,没有灵魂,只是机械地重复每一天。

所以当1950年中苏交好的时候,他几乎是狂喜的。他在1951年交上了申请,1953年才被批下来。
毕竟那个时候人们热情高涨,无数的信件如雪花一般飞往莫斯科。他被告知要去中国的一个小县城,可他丝毫没有怨言。

在那个时候的伊万看来,中国更像是个可以让他暂时逃避现实的地方。

1953年的盛夏,他下了飞机,然后坐火车一路辗转,来到了这座小县城。

那天火车站全是人,伊万凭借身高优势在人群里寻找那个来接他们的人。他远远看到一个女孩子,站在木质长椅上四处望。她穿着朴素的碎花长裙,裙摆被闷热空气中穿过的微风吹起。

他笑了笑,只当是少女心思,没去在意。姑娘在看到他之后的一声尖叫被嘈杂的人群淹没,他并没有听见。伊万在那之后再望了望那个方向,女孩子的身影已经不见。
但下一刻,他就突然觉得撞到了什么。他低下头刚打算道歉,就看到那人向后退开一步。

眼熟的碎花长裙,白色小褂。他把他的记忆与这结合起来——是刚看见的那个姑娘。伊万正觉得她挺有趣时,没想到惊慌失措的姑娘正了正神色,严肃起来。
他倒是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,转换角色的速度很快。这引起伊万的兴趣了,让他想起歌剧里在台上闪耀的女主角。

那姑娘分明是个中国人,说出的俄语却非常地道。伊万一时恍惚,仿佛他并未离开那个国度。他愣了好一会儿,这才开口回答她。
他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回答,让王春燕大吃一惊。那姑娘瞪圆了一双本就不小的眸子,伊万看她那模样十分想笑,然而碍着面子硬是给憋了回去。

他知道了她的名字。

王春燕,这是带着温度的三个字。
总能让人想起春暖花开之时,屋檐下鸟巢中。三两个毛绒绒的脑袋张着鹅黄色的嘴壳,叽叽啾啾地叫。

很容易记,但伊万那时候并未想到他会将其铭记一生。

他在见到王春燕的那一刻就对她萌生了好感,但他并未过多在意。伊万仅仅觉得这只是好感罢了,一时兴起的念头,没过多久就会消失。

谁知道这一过就是四年,他依然喜欢着那个姑娘。
伊万终于是忍不住了。

他想。

好吧,那就去跟她表白吧,被拒绝了也就死心了,然后该干嘛干嘛去。

然而这可能就是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两人都没有发现对方也喜欢自己,于是带着那种惊奇的甜蜜感,两个人就那么在一起了。
一个人是初次恋爱,另一个人心上被人砍了一刀。

可这份感情实在是甜腻腻的,这约摸就是成熟的人的感情。那种见过大风大浪,对世间万象早已领悟的人才会有的成熟,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他们的恋情中。

那天晚上的一曲喀秋莎,是他们爱情的见证。

那之后两人互诉衷肠,伊万向王春燕坦白他的情史,王春燕向伊万讲她的家事。

每个人都以为他们能走到最后。

可在国家面前,那点小家庭的事算什么?
于是出于人祸,伊万回国,王春燕留华。

王春燕和伊万都挺惨的。
来之不易的爱情就在一夜之间被打了个粉碎。

回国的伊万一直郁郁寡欢,就连往日战友他都不是很想见到。
压力太大,好不容易寻找到的乌托邦也化为乌有。伊万甚至有些崩溃,战争带来的后遗症颇有加重之势。不知谁向他人透露他与王春燕的爱情,他饱受非议,甚至要接受调查来表明立场。

他最后的反抗颇有悲剧英雄色彩。

他给自己狠狠地灌了几瓶烈酒,然后开着车径直冲向湖中。他最后在他的住所里的木头桌子上,留下了一张纸。别人都以为那是遗言,但不是。上面满满的都是汉字,王春燕三个字。

他生命的旅程永远停在了那一刻。也算是一种解脱。

而王春燕则过得更惨。

活人永远是最苦的。相比起一死了之什么都解脱了的伊万,王春燕只能为她那虚无缥缈的希望去活,为此她挣扎在那混乱的时代。
那十年里,王春燕也遭到批 斗和劳 改,原因也正是她和伊万的爱情。她生来性子里就是不服输的,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,无论是逼供还是挨打。她这人骨子里带着一种傲,而这份傲气只在她的爱人面前收敛。

她落下了一身病,但她最后赢了,她活了下来。

那个时代信息闭塞,王春燕根本就找不到伊万的踪迹。
后来她也想开了,她想,也许伊万现在已经有家室了。人家过得好好的,自己再去找也不合适。
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的生命早已停滞在几十年前,当然,她也不可能知道。

1989年中苏关系破冰,从收音机里听见这个消息的王春燕欣喜若狂。
她想,她是不是可以去苏联看看了。她还没去过莫斯科,还没去看过伊万口中的红场。那颗红色的五角星是否是她想象的模样?以及,她还抱着一点不切实际的希望。

但是紧接着的就是1991年,苏联解体。

她再没了想去看的心思。在她看来,苏联已经没了,就算莫斯科还在,红场还在,那也不是她魂萦梦绕的地方了。

王春燕和狗的相遇也只是偶然。
她本来没打算养着它,想着把狗洗干净了随便送给谁。但是这狗通人性,第二天就缠着王春燕嗷呜叫。又听话又不吠人,就是不肯走。她没了法子,就那么把狗留下了。

王春燕这人思想挺开放,她住的城市发展也比较迅速。所以经常能看到玩COS的年轻人,她还挺喜欢和他们拍照的。
她再也没有想过找伊万,王春燕觉得都过了这么多年了。那就让他活在自己的记忆里吧,人还是要活在当下的。

可毕竟她还是记着的。
当她看到那个年轻人的时候,王春燕努力去忘掉的东西还是重新想起。
实在太像了,仿佛那个人穿过时间的界限。王春燕只觉得眼前的景象与几十年前重合在一起,仿佛就是最初相见时火车站站台上伊万的背影。
她看呆了,而当初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子早已衰老,一头银发。

但王春燕作为一个科学研究者,唯物主义思想告诉她这绝不可能。她也是靠着这个念头,在漫长的岁月里一遍一遍说服自己。

最后她想,管他 妈的。这么多年看不到他,做个梦也好。

于是她上前合影。苏联小伙和中国姑娘的形象在多年之后,以这种奇怪的方式重现。
她终于是忍不住哭了,她等这一刻等了太久。

但是她只能说谢谢,只能夸赞对方。他人只能看到她泣不成声,却不知为何。

她和伊万只是那个大时代下普通的人,命运从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
他们过得浑浑噩噩,殊不知自己正在见证历史。

他们也只是想要幸福罢了,但这个词语本就虚无缥缈,在那个年代更是遥不可及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
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评论(7)
热度(24)

© 维他亚麻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