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书堰|亚麻
QQ3337562300
空间表情包博主相声选手

随缘写文
写文为自己爽
懒癌晚期

杂食 冷CP专业
经常爬墙啥圈都待
APH 王春燕中心
剑三 霸刀中心
游医过门残次品女孩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沉迷BG其实都吃
雷点成迷

电五双梦 刀萝
电五唯满侠 秀萝
ES选手,永远喜欢伏见弓弦

【priest/游医】微光

Δ游医
Δ微光
Δ黄瑾琛×寇桐
Δ前半段原著,后半段不负责我流脑补
Δ第一次写皮家同人,游医好难写
Δ寇医生和黄大师属于皮皮,OOC属于我




1.


“这个兄弟,我以前是见过的。”
“宝哥哥!”
“林弟弟!”

黄瑾琛和寇桐都没想到,这次见面居然是他们一切的起点。


黄瑾琛是这个国家最好的一把枪,他在大多数人眼里也只是一把枪。冷血而强大,令人生畏。谁不敬重他?无论是再苦再险的任务他也能圆满完成。但还是有人恨不得拿条条款款限制他的自由,毕竟武器要完全掌握在手中,才能让主人安心。
毕竟就像武侠小说中写的那样,武器太过于强大,必然会反噬主人。
他是11235,狙击手,普通人——一个能捕杀超能力蓝印的普通人。黄瑾琛在漫长的十几年中压抑自己的情感,他最终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机器,没有感情没有心跳,只靠指令行动。


但当年与乌托邦的那场战斗中,他新认识的那个男人让他突然找回了一点生而为人的感觉。在最后决战时,二人合力结束了乌托邦的疯狂,而在任务开始前,那个人在通讯器中这么跟他说到。


“你放心吧,这回不是你一个人出任务,我一直在,会尽量保护你的。”


那个人是寇桐,虽然未曾谋面,只有冷冰冰的通讯器中传来的稍微有些失真的话音,但黄瑾琛还是记住了。他只觉得他好似一个活过来的人,突然有了心跳。



那对他来说,仿若新生。



而后退役进入特别专家组,程序出错卷入大锅炉。他在那里面与一个嘴上没门胡侃的医生、一个顽固的老将军、一个容易歇斯底里的少年、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孩和一个永远不老的女人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,对抗另外一个疯狂的姑娘。,另一条时间轴上有一位即将离世的老人,他的那个世界一切都是活着的,也都是死的。过程惊心动魄,什么花样都有。

他偷偷观察,看到寇医生表面光鲜亮丽下面的灰败脆弱。随着黄大师对寇桐的了解,他终于明白这个男人并不是他表面上的无所不能——他曾经掉进深渊,他也曾有过灰暗的童年,而他甚至没走出来。
总有一些人是个笑起来比谁都好说话的,让他怎么样就怎么样,甚至对他放心得可以不用关心在意。但当他不笑时,这才能发现他并非表面上那般快乐,也许更加压抑。

黄瑾琛突然庆幸,还好他足够冷静,能够帮伪装的寇桐一把。他生命中的前三十年索然无味,除了钢铁火药和血便再无其他。他难得在那个虚幻的世界里找到了一点慰藉。当他人都陷入绝望不知所措,黄大师却因为什么都没有感觉,只知道自己欲哭无泪的时候,他有点难过,却又有点欣慰。



原来我还是个人啊,他这么想。



最后程序启动,一串他听不懂的名词问题得到解决。他和寇桐终于出来,然后相拥而眠。疲累至极的黄瑾琛在沉睡之前亲吻他小医生的额头,然后抱紧了,不肯撒手。
故事的结局不够完美,老田走了,何晓智跃下天台。但这毕竟是现实,不是大锅炉构造出的完美世界。逝者已逝,活着的人要继续活着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
其实黄瑾琛也想过,如果寇桐的母亲,那个彪悍而又可爱的女人还活着,那这个男人也就不会那么累了吧。
也许他能真正的开心?也不至于到处乱跑,下班后回家,总有一桌带着热气的饭菜、一间有着昏黄灯光的房间、一扇没有落锁的门和一位带着笑的人等着他。



可事实就是事实,哪有那么多如果,谁都无能为力。



2.


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,但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但是总有一个人,总有那么一个人看到这团火,然后走过来,陪我一起……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,后来,有了一切。”*

守着寇桐的黄二胖实在等的无聊,躺在小沙发上摆出大爷姿势。顺手摸过寇医生放在旁边小圆桌上一本封面还算好看的书,就着昏黄的灯光翻了翻。他十几岁就没上学,对艰涩的文学著作更是没有兴趣。于是权当打发时间,走马观花一般翻完了。他视力极佳,记性也好。在心无旁骛中注意到这句话,咂摸几下觉得好,也不知道哪好,就觉得哪天能在寇桐面前像个大尾巴狼一样卖弄几句也说不定。他抄过一旁的杯子仰脖给自己灌了口水,暗自记着了。


黄大师兜着一本书不老实地在沙发上乱拱,毫不掩饰他投向寇桐背影的目光。他在脑海中构想了无数画面,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找个好时候,两个人一起找个地方坐着,喝点酒——然后他再找个好机会,以这句话开头。
寇桐做实验做得疲惫,叹了口气放下铅笔抬手揉揉发疼的后颈,听到黄瑾琛在笑,寻思着找他打趣。便就抬手伸了个腰,靠在转椅靠背上转了个圈。寇医生将两只手搭在一块儿,手肘撑上两侧扶手,眯眼笑嘻嘻瞅着他。他朗声开口带着笑意,尾音活泼地上扬。



“哟黄大师,看什么呢,跟我说说?”

“什么都没看,看你呢宝贝儿。”



先前还带点儿学术讨论的气氛被黄瑾琛这一句话扼杀在了摇篮里,他恶作剧一般把寇桐扑了个趔趄,又故意搂了寇桐的腰蹭,直蹭得怀中的人开始挣扎才住了手。他将头凑到寇医生的耳边,嗅到一股子柠檬的。感觉不错,黄大师这么想到,是他喜欢的而且闻习惯的沐浴露味道——好歹不是霉味。


“都说过了,我是你男人。”


黄瑾琛福至心灵,想起刚随手翻的书中的内容。他试图做出文艺青年的样子,还行,黄大师自己很满意。他抱着寇桐不撒手,顺便腾出一只手揉乱寇医生的一头卷发。黄大师更习惯说说骚话,文艺腔他学不来,只好踌躇一会才深吸气沉声开了口。


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,但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但是总有一个人,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,然后走过来,陪我一起……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,后来,有了一切。”


寇桐一听愣了神,过了会才反应回来,坚持不住笑了。寇桐大方地搂了黄瑾琛,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,桃花眼笑眯眯,一双黑如墨的眸子给它的主人平添几分灵气。



“这么文艺啊黄二胖,哪抄来的?品味不错。”

“桐桐宝贝你真撩,我都快走火了——”



黄瑾琛暗自啐了一口,他想,去他的如果。只要他在寇桐身边一天,他就能陪他多一天——但黄大师思考了一下他的厨艺,自觉没有寇专家手艺好。他索性没皮没脸耍一回赖皮:大不了等寇桐回来再吃,反正他也不容易饿。
怀里的寇专家不是很有精神,双眼半阖带着困意。黄瑾琛盯着他半晌,咽下口水便打算伸手解开人衬衫上的扣子为所欲为。
可黄大师的美梦还没做完,他怀中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黄瑾琛翻了个白眼,伸手熄了床头灯,然后小心把寇桐放在床上。一如当初从投影仪中出来那般,他紧紧抱着寇医生,跟着进了梦乡。



黄瑾琛决定把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推后几天,反正心有所想的人正在自己怀中,晚几天也不急。



即使在这个无论什么都显得多余的时代,也总会有什么在发光。*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1: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……后来,有了一切。”——梵高

*2:【即使在这个……闪闪发光。】——Goose house《何もかも有り余っている こんな時代も》

评论(11)
热度(13)

© 维他亚麻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