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书堰|亚麻
QQ3337562300
空间表情包博主相声选手

随缘写文
写文为自己爽
懒癌晚期

杂食 冷CP专业
经常爬墙啥圈都待
APH 王春燕中心
剑三 霸刀中心
游医过门残次品女孩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沉迷BG其实都吃
雷点成迷

电五双梦 刀萝
电五唯满侠 秀萝
ES选手,永远喜欢伏见弓弦

【剑三/唐霸】相许相从 03

 唐霸BG避雷
时隔多年(?)的更新
是双向暗恋转成明恋了
柳霁小朋友真可爱我好喜欢她1551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柳霁要回家一趟。

中秋节才过了不久,她就收到一封信。信封是上好的红纸,隐隐约约透着竹的清香。信左下角印了山庄的标志,娟秀字迹写下她的名字。
她找唐枳要了把小刀来,沿着边小心裁开。大红信纸上书金色二字——喜帖。与封面柳霁二字同出一人之手,是她师姐柳寒雁的字儿。

柳霁心里有数,老成地舒了口气,将喜帖展开记下时间。她师兄柳寒霜和师姐柳寒雁,这俩从出生就打架的欢喜冤家终于在一起了。
最亲的师兄师姐大婚,柳霁自然是要回山庄的。那天晚上吃饭,月色正好。穿堂风过,翠竹摇曳。入秋之后自然带了点儿凉意,风吹过,激起小姑娘奶声奶气的一个喷嚏。
白貂全然没了先前在山庄的娇贵矜持,为了一块儿郭醴做的叫花鸡,和黄狗在地上滚作一团。白雪球成了灰扑扑一团,麦黄也成了黄土色。最后郭醴看不下去了,各给了一块儿鸡肉,然后拎着俩毛球去洗澡。

晚饭后,柳霁打算帮忙洗碗,唐无星和唐枳不肯。她只好在旁边委屈吧啦,撇嘴递碗。辞行的话在嘴里转啊转,却总是说不出来。最后她只得硬着头皮咬咬牙,开了口。虽然郭醴比唐枳年长,可毕竟在这个临时凑出来的家里,唐枳才是管事的那个人。
可她不愿意在唐无星面前说这话,柳霁是喜欢唐无星的。也不知从何时开始,她开始习惯夜晚身旁的温度,习惯那阵松树和皂角交杂的清香。
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呢?柳霁想了很久,她想,应该是当初在成都街头初见的时候吧。小姑娘虽然年纪不大,但也从师兄师姐口中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。

“枳哥——”

唐枳转过身,白皙的手上还沾着泡沫。他赶忙撩起围裙下摆擦干净手,扎头发的发带有些松散,一绺青丝垂下,尾端紧凑到一起,约摸是沾了水。他蹲下望着小姑娘的脸,面带笑问她。

“怎么了?”
“我…我要回山庄。”

唐枳身后传来一声清脆声响,是瓷碗打破的声音。柳霁惊得猛地抬头,唐枳愣了赶忙往后看。只见唐无星蹲在地上捡碎瓷片,他的手微微颤抖,低着头摸索着什么,一副失了神的模样。
唐无星倒吸一口冷气——他右手食指被碎瓷片划破了。鲜血落在青石地板上分外刺眼,柳霁忙顺手扯了头上发带冲上前去就要给人包扎。他还没缓过神,只怕那个他心爱的姑娘离开。

对啊,她是霸刀弟子,河朔柳家女。怎么会一直留在蜀地?唐无星自嘲地想,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。

柳霁这小姑娘脑子灵光,她看到唐无星那个样子,虽不知真相却也猜了个七七八八。唐枳是知道唐无星那份感情的,此时正好避嫌出了厨房。
她向前凑近唐无星,然后抬臂紧紧抱住眼前少年。柳霁深深吸了一口气,是熟悉的气味,她侧头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肩膀,终于是带了点儿宽慰。

“我不是不回来了呀。”
“你要不和我一起回山庄哇?”

唐无星没说话,让柳霁抱着他也没有做什么。他那天晚上去了唐枳的房间,大概是商谈什么。柳霁不知情,还以为是两人闹矛盾了。小姑娘委委屈屈躺在唐无星房间里,眼泪噙在眼眶里打转。她吸吸鼻子,抽噎着睡着了。
翌日,柳霁打点好行装,怀抱白貂。唐枳和郭醴站在门口目送她爬上马车,她转头看门口——没看到唐无星的身影。

失望了。

柳霁一边这么想一边把身子挂在马车上,她矮了点儿,爬不上去又不好下来,正是两难。奇怪的是郭醴唐枳并没有来托她,她正要转头,视线里却进了一双腿。
柳霁习惯性抬头,这才看到唐无星的脸。他伸出手,还是那双有力带了些茧的手,小心伸到柳霁腋下将她托起来。柳霁是欲言又止,不知该如何说才好。她生怕话说了尴尬,只好左看右看,最后还是忍不住了,一把抱住唐无星。索性两条腿也挂上去,像个树袋熊一样不肯撒手。
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带了点儿委屈,刚开口就快忍不住哭了。柳霁在唐无星身上拱啊拱撒着娇,少年人脸红到了耳尖,还没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就被柳霁一番话堵回去了。

“唐无星…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不要我了。”
“你送我回山庄吗?”

唐无星窘了,最后心里斗争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。柳霁旋即破涕为笑,把话匣子打开了。一路上,唐无星在前边儿赶车,柳霁在后边儿跟他聊天。一会儿讲柳静海三庄主多好,一会儿讲师兄师姐打情骂俏,一会儿又讲她那回回捣蛋被捉的师弟柳潇。
说累了她就自己趴着睡会儿,唐无星一旦感觉背后小姑娘说话声音没了,就转过身去。深秋天凉,唐无星生怕柳霁受了风寒感冒,便转过身去给她收拾一床被褥盖上。时不时转身看看,帮她掖了被角。
白貂一路上也还老实,从早睡到晚,帮着守唐无星的千机匣和柳霁的傲霜刀。有的时候唐无星打个盹,柳霁放哨,它也就跟着站在柳霁脚边,倒也像那么回事。

官匪勾结的事儿常有发生,往北走,带着匪气的山大王可不少见。唐无星为赶时间,拣了条小路走——毕竟小路要近一些。可走着走着,唐无星却感觉不对劲。
路是不假,从他们所在的山上往下望,就能隐隐约约看见霸刀山庄山脚下的无极镇和平乐畦。偏偏唐无星听力过人,在嘈杂风声中隐约听出金属兵器碰撞的声音。可别出什么事啊,他在心里这么想到。
偏偏天不遂人愿,走到山路拐角处还是出了事儿。他们被拦路打劫了,山贼从两侧陡峭石壁上顺着麻绳落下包围了马车。柳霁觉得情况不对,一把拎起圆了一圈的白貂,自己背上傲霜刀,然后把千机匣自地上滑给车厢门口的唐无星。
外面动静挺大,柳霁借势抽出刀架上的大刀,半蹲在车门旁。右手微微发抖紧握刀柄,刀搁在腿上,随时方便借力冲出杀他个措手不及。北地儿女豪爽自是不假,但柳霁毕竟是个十一岁的小姑娘,哪来的机会真刀真枪地干上一场?
唐无星背着手也按动机关,咔哒一声展开千机匣。这种场面他倒是见过不少,可往常他都是身居暗处随时准备一发冷箭,今日却落在了包围圈里。说不紧张那是假的,可他偏偏又要冷静下来,不能让小姑娘慌了神。

车外声势喧天,车内却是安静得只听见白貂不明情况,围着柳霁一边儿打转一边叫唤。柳霁抬手将白貂拍到一边,小心凑到唐无星身边去,借少年人的身子遮住自己的身影。毕竟外边山贼作祟,人有多少也没个准数。白貂倒是察觉到危险老实了,缩在车厢角落的阴影中瑟瑟发抖。

“你别出去。”
“不行,你一个人怎么对付那么多人?”
“我也会打人的!我刀气可厉害了!”

唐无星开口了,却是把小姑娘往里推了推。柳霁不服气,非要提着刀出去。这一出去,她倒吸了口凉气。密密匝匝全是人,出倒是出来了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柳霁转头跟唐无星使了个眼色,便小腿用力一蹬借力奔下马车。淡蓝刀气萦绕其身,沉重大刀划破空气发出噼啪声响。
猩红血花飘飞在空气中,姑娘一身白衣也沾上鲜血。这是一场恶战,柳霁在前冲锋陷阵,唐无星密切观察她的周围,时不时一枚冷箭刺破满是血腥味的空气,准确击中敌人要害。
柳霁身上难免有了刀伤,此时白衣早已成了血衣,红的红黑的黑。她是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山贼的血。很疼,柳霁这么想,但唐无星还在身后看着呢——她不能示弱,她自幼受的教育让她不能示弱。

俗话说擒贼先擒王,可这山贼头头惜命得很。最后还是柳霁一路杀过去,抽出短刀背后偷袭扼住对方咽喉,然后咳嗽几声清了嗓子。她长时间没喝水,嗓子发干有些喑哑。唐无星身上大大小小也全是伤口,一身墨蓝色衣裳也破了个七七八八。

“山下便是霸刀山庄地界。”
“你今日所为,无不伤了山庄脸面。”
“不杀你,好自为之。”

语毕,贼首只觉脖子上那把冰凉的刀离远了,更应该说是掉下去了。柳霁手抖到拿不稳短刀,身子一晃悠竟是晕了过去。唐无星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前,一把抱住小姑娘,另一只手捡起姑娘家轻便的刀。
柳霁伤的不轻,唐无星索性卸了车,白貂塞进行囊,他怀抱姑娘一路快马加鞭下了山。门口守门的霸刀弟子还没反应过来,便看一匹白马冲过。
再一看,马背上那姑娘怎么那么眼熟?这才知道是柳霁回来了。忙不迭牵了匹马跟上唐无星,立马跑去柳寒雁那儿报信。

“大师姐——师妹回来了!”
“伤的不轻,你快去看看!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维他亚麻猹 | Powered by LOFTER